安全用药  
      欢迎来到iDNA网!
标签: 糖尿病 高血压 遗传 药物 保健品 生物技术

您现在的位置:DNA百科 > DNA与个性爱好

34年好姐妹 基因检测才知原是孪生姐妹
2010.11.18       来源:iDNA.com.cn      

  泰戈尔写过这样的诗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在河南洛阳,就有这样的传奇:华霞(化名)与马玲(化名)从14岁起,在不明血缘关系的情况下,相识、相知、成为挚友。2006年,在两人携手走过34年,她们才知道对方竟然是自己的孪生姐妹!

  相认后,两人走上漫漫寻亲路,想寻找亲生父母。历经一次次的期待、失望,今年11月9日喜讯传来:经过DNA比对,远在江苏镇江的贾学庆,是她们从小就失散的亲哥哥。

  15日上午,姐妹俩在华霞家中,通过QQ视频第一次与亲哥哥“见面”。积攒半生的情感,化作了流不尽的热泪……

  华霞说,她小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从南方送来的孤儿。马玲也一样。“我们俩都在洛阳长大。”儿时两家只隔了数百米,虽然彼此没见过对方,但都常听周围人说,附近有个女孩和自己长得很像。

  华霞记忆最深的是中学时上劳动课,在校外的机务段拉炉渣。眼尖的同学发现,一个正弯腰捡煤渣的女孩长得与华霞一模一样。“当时,我不在场。同学们拉着那个女孩的篮子不让走”,华霞说,那女孩不好意思,等她回来时已经偷偷跑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马玲。”华霞说。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马玲身上。一次,她走在街上,一位妇女问她:“华霞,你在这儿干啥?”马玲愣了,那人才意识到认错了人,红着脸说:哎呀,你跟我认识的那个华霞真像,就是衣服不一样。

  直到1972年10月的一天,华霞的同学金玉和马玲的同学小丽,把她们拉到了金玉家中。“她们觉得我们长得像,又都是被抱养的孩子,应该认识一下。”华霞说,这是两人第一次见到对方,“我们面对着面,就像是照镜子一样。”回忆起38年前的瞬间,华霞一个劲地说“神奇”。

  两个小姑娘坐了有半个小时,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华霞先问:“你多大了?”“14岁”,马玲说。因为华霞的生日靠前,“我比你大,你就管我叫姐吧。”华霞拉起了马玲的手。

  华霞牵起了马玲的手,也牵起了两人一生的情分。

  “俺们那时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华霞说,马玲比她上班早,第一次拿到工资就给她买了件衣服。以后,每次买东西,她总忘不了给华霞也捎上一份。1980年,两人先后结婚。虽然各自有了家庭,但交往不断,两家人也都熟悉。

  2000年,华霞的丈夫因病去世,她一边还债,一边抚养两个正在上学的女儿。这时,马玲也下岗了,丈夫收入不高,她只得卖点小东西补贴家用。每次进货,她都不忘给华霞捎点日用品、小食品送来。

  相识、相伴几十年,又经常被人认错,难道两人从没想过有血缘关系?“俺俩也讨论了几十年。”华霞说,她心里一直觉得不像。“我性格外向,大大咧咧,马玲是个内向的人,做事小心翼翼”,她听说双胞胎性格基本相似,“再说,户口本上年龄也对不上啊。”

  但马玲却不这么想,她老觉得两人就是亲姐妹,说不准还是双胞胎。至于户口,可能是大人当时故意把年龄报错了。

  两人身上有许多惊人相似“O型血、有鼻炎、眉心有个小疤。”华霞扳着指头说,“我是汉族,丈夫是回族,职业是火车司机;她是回族,丈夫是汉族,职业是汽车司机。”

  两人想做DNA鉴定,可经济条件不允许。2005年9月25日,华霞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江苏宜兴“寻亲大姐”吕顺芳的报道,她赶紧给马玲打电话,两人抱着试一试的念头给吕大姐写了一封信。

  在吕大姐的帮助下,2006年5月,江苏卫视《情感之旅》栏目为她们做了一期节目,并资助她们在河南科技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DNA鉴定。2006年5月16日,节目直播现场,主持人告诉两人,鉴定已有结果。两人神色凝重,屏住了呼吸。结果从主持人拨通的电话中传来:经基因鉴定,两人是单卵孪生姐妹!眼泪,从姐妹俩的眼中汹涌而出。马玲来不及擦眼泪,起身上前紧紧抱住了华霞:“姐呀” 这一瞬间,距离她们相识,已整整过去了34年。

  上了电视之后,姐妹俩仍不敢相信。她们又委托吕大姐,通过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再次鉴定,结果仍是“单卵双胞胎”!

  与华霞对儿时没有一点印象不同,马玲脑海里有些模糊的画面。她说,她来洛阳时三四岁,应该是在1958年或者1959年的冬天。先是坐“扎扎车”,然后又坐火车,“一整个车厢里都是小朋友”。后来车停了,到了一个车站,小朋友们在屋里的大床上玩,挨个被抱了出去。

  两人相认后,更想知道她们来自哪里,此时,知道她们身世的养父母都已离世。从2006年起,她们前往江苏各地参加寻亲会的活动。华霞逐渐学会了上网,并开通了寻亲博客,把资料和联系方式都放到了网上,但一直没有找到。

  2006年6月,芜湖的李家人;2007年7月,武汉的董家人……华霞与马玲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激动,从最初的联系、互寄照片、见面,到最后的DNA比对,结果却总是失望。

  就在姐妹俩心灰意冷时,2009年,远在江苏镇江打工的贾学庆与她们取得了联系。他也是从小被抱养,不过一直和家中有联系。

  起初,华霞没抱啥希望。“因为他们说我俩是五六岁被送走的,可我问了养父的徒弟,他清楚地记得,我来洛阳时只有两三岁,年龄明显对不住。”

  但贾学庆坚持认为她们就是被送走的妹妹。他从媒体上见过姐妹俩的照片,觉得和家里的几个兄弟姐妹都很像。

  为了寻找家人,华霞姐妹早将血样送进“华大方瑞”的基因库。在儿子帮助下,贾学庆也将血样送进了基因库,与姐妹俩进行DNA比对。

  今年11月9日,华霞的QQ闪了起来,是贾学庆的儿子贾峰云。“鉴定结果出来了,我们是亲人!”

  “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那种心情真是没法形容。”华霞说,当时她握住鼠标的右手一直不停地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对着电脑坐了半个多小时,她才想起来在QQ上回复侄子的话。

  “我们俩太希望能找到家,找到母亲。”马玲说,她得知亲人消息后,第一个想法就是扑到母亲怀里哭一场,“我不怨她,我就是想让她抱抱我。”

  贾学庆告诉她们,他们亲生父亲姓许,但父亲和母亲都已经不在人世,包括华霞、马玲在内,父母共生了7个孩子,4男三女,目前其他4人仍都健在,都生活在老家句容农村。

  找到了哥哥,姐妹俩激动不已。她们想回故乡看一看,而贾学庆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见一见这两个妹妹,就约好在网上“见面”。

  15日上午9点,贾学庆早早到了网吧,对华霞发出了视频请求,看到QQ闪烁,正和记者说话的华霞因为激动顿时忙乱起来。她不是碰倒话筒,就是连不上麦克风。

  “华霞在不在?”贾学庆操着南方口音。

  “我在!”华霞声音颤抖。“马玲呢?”“也在!”

  兄妹们一时激动得不知说啥好,还是华霞先打开了话匣子:“二哥,你知道我们俩哪个大,哪个小?”“我记得你俩一个耳朵后面有疤,一个头顶上有疤!可谁大谁小,还得问大哥。”听到贾学庆的话,华霞和马玲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马玲小声对记者说:“我耳朵后面的确有个疤,我姐头顶上有,这些俺俩都从没跟别人说过,他咋会知道?这下,我一点都不怀疑我们是亲兄妹了!”

  “你们回家来吧,咱们兄弟姐妹7人总算团圆了,这世上哪还有比这幸福的事?!”视频那边,贾学庆的眼圈红了,这边,姐妹俩的手不知不觉握在了一起。

  “俺俩也急着要回家!”华霞说,她们已买好了到江苏的火车票,很快就要回家。“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这一天早点到!”

  据《大河报》

  分别被美国两家庭收养

  中国孪生姐妹意外重逢

  据扬子晚报报道 2000年,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和美国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两对素不相识的美国夫妇,先后从中国广东省江门市社会福利院领养了2名9个月大的女婴。数年后,当这两个相隔数百英里的家庭通过网络结识之后,意外地发现各自的养女不仅都叫梅瑞迪丝,而且相貌也一样,随后DNA检测发现,这2名养女竟然真是一对孪生亲姐妹!2003年,小姐妹终于奇迹重逢。





益基武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鄂ICP备13012869号
Copyright © 2008-2020 YiGen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部分文章和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参考,如不同意引用,请联系删除.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2197号